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和年轻的美人母亲 相依为命 [2/6]-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


               二两情相悦
  舞会后紧接着是酒会。妈妈今天特别高兴,喝了不少葡萄酒,连走路都有点
摇摇晃晃的。回去的时候只好让我开车。

  车子到家,妈妈由于酒精的作用竟在车上睡着了,我连喊带摇都没有醒。于
是,我只好抱起她从车里出来回房间。我长这么大,还没有抱过别人,当然也没
有抱过妈妈。妈妈的身材比较高,但由于苗条,体重才52公斤,所以抱起来一
点也不觉沉重。

  这时妈妈完全处于昏睡状态,娇躯柔若无骨,我两手托在她的腰和腿弯处,
两腿下垂,臻首后仰,雪白的粉颈伸得很长,一条胳膊也向下垂着。

  上楼后,我把妈妈放在床上,为她脱去外衣和裤袜,原来妈妈在外套和衬衫
里面只穿了粉红色的三点式比基尼。因为比基尼是半透明的,故而妈妈高耸的乳
房、深深的乳沟、雪白的粉颈、平坦的小腹、修长的美腿,都一览无余,特别是
那隆起的阴阜以及隐约的阴毛,使我心旌蕩漾,几难自持。我在妈妈的唇上亲吻
了一阵,又大胆地隔着衣服在三个高高的凸起上各轻轻吻了一下,然后为她盖上
床单便离去了。

  睡到床上,我的心情还久久不能平静,妈妈那雪白的肌肤和透剔玲珑的娇姿
时时在脑海中萦绕。因为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体呀!
  第二天是星期天,妈妈睡到十点钟才起床。

  我看到她从房间出来,便叫:「妈妈早上好!」
  「儿子早上好!」妈妈回答我,然后笑着说:「昨天喝得太多了,我连怎么
回家的都不记得了!志志,是你扶我回来的吗?」

  「妈妈喝得酩酊大醉,在车上睡得好香。我开车到家后,使劲叫、大力摇你
都没有醒来。是我把妈妈抱回房间的。」

  「哇!让儿子抱回来,真不好意思!我的身子那么重,你抱得动我吗?」妈
妈揽着我的腰亲切地说。

  「一点不重,我轻而易举就抱起来了。不信你看!」说着,我一把将妈妈抱
起,在屋子里边走边旋转。

  「啊!快放下我,我的头都被你转晕了!」妈妈边叫边挣扎。
  我轻轻放下妈妈。她两手环着我的腰,把脸贴在我的胸前,娇喘着说:「我
的儿子长大了,这么有劲呀!」

  「妈妈,你的身体好美呀!」我喜形于色地说。
  「怎么?」妈妈仰起头,不解地看着我。

  「我看见你的裸体了呀!好美哟!」我有些得意忘形地说。
  「你什么时候看到的?」妈妈的俏脸微红。

  「平时妈妈穿得很保守,当然看不清你的身体。昨天晚上,妈妈喝得太多。
我把你抱回房间后,为你脱去外衣,看到你穿三点式比基尼,妈妈这时的娇姿苗
条丰腴、凸浮玲珑、肌白似雪,啊,简直美极了!」啊!原来我的衣服是你脱的!
我还以为是自己脱的呢,我好奇怪,平时我是不穿内衣睡觉的,只穿睡衣。后来
我想大概是昨天喝多了,连怎么回家、怎么进房都不记得了,估计是还没等脱光
衣服换上睡衣,就睡着了!」

  「我不知道妈妈的习惯,下一次,我一定先为你脱光衣服、穿上睡衣,再安
排你睡下。这样,我还可以欣赏妈妈美丽的……!」

  「志志,不许对妈妈这样做!」妈妈有些不好意思,娇嗔地说:「志志,千
万不能对妈妈产生非份之想哟!妈妈就是妈妈,是不能当作普通女人看待的!」
  「可妈妈的身体真的是上帝的杰作呀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嘛!难道你不
知道自己长得很美吗?」

  「我当然知道!还用你说?」妈妈有些生气了。
  我走上前,拥着妈妈的腰,调皮地说:「请妈妈不要生气,我刚才说错了,
其实,妈妈是个丑八怪!」

  妈妈「卟哧」一声笑了,伸手拍着我的脸颊说:「淘气包!」
  我继续抱着妈妈的蛮腰说:「妈妈,再让我们做一会儿情人好吗?」
  「不行!」妈妈娇斥道,同时两手推拒我的拥抱。妈妈的力气当然没有我大。
我将一只手揽着妈妈的粉颈,张口向樱唇吻了下去。

  「停下!大白天的,小心来人看见!」妈妈嚷着。
  「不会的,妈妈,大门锁着的,来人会按门铃的!」我说着,继续吻下去。
  她心慌意乱地地极力推我,嘴里喊着「不要」,娇首左右摆动以回避我的吻。
后来可能见我执意不肯罢休,也可能是没有力气了,便停止了挣扎,一动不动地
任我抱着亲吻。

  到后来,妈妈不但不反抗,反而变得热情起来,也搂着我的腰,主动伸出小
舌与我缠绵,喉咙里渐渐发出阵阵的呻吟声。直到妈妈被我吻得喘不过气来时,
才推开我。她羞涩地小声说:「好了!你吻得我浑身都没劲了!调皮鬼,肚子饿
了吧!乖乖地回书房写作业,妈妈要去给你做饭了。」

  从这天开始,我便常常要求与妈妈拥抱接吻。可喜的是,妈妈都不再拒绝,
让我随意亲吻。

  我估计她的心理是:反正已经被我吻过了,再多吻几次也是一样的,所以便
不再有什么顾忌。而且我发现,每次亲吻时,妈妈都特别陶醉。
  有时还是妈妈主动地拥抱我,与我接吻。

  我分析:妈妈毕竟还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少的女子,是非常渴望得到异性的亲
近和爱抚的。爸爸长期不在家,妈妈自然会产生性饥渴而又无处发泄,必然很痛
苦。我起初要与她亲热,她的内心深处当然是渴求的,这一点,从那次舞会上她
让我与她临时扮演情人的角色,就可以看出来,是那么热情、主动、投入。但是,
由于理智的作用,使她不敢与自己的亲生儿子有过份之举,一再地压抑、控制着
自己。可是,一但被我拥在了怀抱里,便很快为男性的热情和雄壮所征服,被阳
刚之气所感染,并很快失去了理智、头脑完全空白,只剩下了与异性接触的欢愉
……妈妈从此不再对我避忌,有时还在家里穿着十分性感的衣服。

  有一天,天气特别热,家里的空调机又坏了,我和妈妈都热得难受。我只穿
了一条三角裤,而妈妈却仍然穿了不少衣服,全都湿透了。我劝妈妈脱去外衣。
她说,那多不好意思,坚持不肯脱。

  我说:「妈妈,脱去外衣吧,我怕你会热出病来的。反正家里也没有外人,
不要不好意思嘛!」

  「别忘记你已经是一个大男人了呀!我怎么好在你面前赤身露体呢?」妈妈
说。

  「妈妈的清规戒律真多!不过,你穿三点式的样子早已被我看到过的呀!再
看看不还是那个样子嘛!」我进一步开导她。

  妈妈凝思了一下,说:「可也是的,反正早已被你见过了。那好吧,我也实
在热得受不了啦。」说着,脱去了外衣,只剩下粉红色的三点式比基尼。
  「哇!妈妈穿着三点式,站着时比躺在床上还要漂亮呀!」我情不自禁地惊
呼。
  「你这个小坏蛋!看我不打你!」说着,一手拉着我的胳膊,一手在我的屁
股上轻轻打了两下。

  我趁机将她抱在怀里,与她亲吻。
  妈妈挣扎着说:「不要,热死了,满身是汗!」
  我自然舍不得放开她,抱得更紧了,在她的脸上、唇上、脖子上疯狂地亲吻
着。

  她渐渐地停止了挣扎,任我拥吻。后来,我乾脆把妈妈抱起来,走到沙发前
坐下,让她坐在我的腿上,继续吻她。

  我们这一次作了两个小时的情人。当我们分开时,都已大汗淋漓,妈妈娇喘
着从我腿上下来,拧了一下我的耳朵,娇声道:「你这个小坏蛋,把我全身的骨
头都揉得酥软了!」

  在妈妈去冲凉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的腿上有一滩水。我原以为是妈妈的汗水,
但一摸,发现那东西粘粘地,不像是汗水。我一想,明白了:肯定是妈妈在与我
亲热时,动了感情,从阴道中分泌出了爱液。这是我从书上了解的知识。

  自从有了这天的经历,妈妈便时常在家只穿着三点式泳装,不再避忌我了。
女人就是这样,一旦向某个男人敝开了自己身体的某一隐秘处(尽管是被迫的或
不情愿的),下次就不再禁忌,大概从内心深处认为:反正已经向他敝开了。我
想,这大概与女人都渴望向男人展示自己的美丽有关吧!

  有一回,妈妈撰写的一本关于舞蹈理论的书出版了,印制极其精美,中间有
二十多幅母亲当年在舞台上跳舞的剧照,张张皆美若天仙。她特别高兴,一回到
家,就兴奋地把这一好消息告诉我,并主动坐到我的腿上,向我介绍那些当年的
娇俏照片。她一张一张地介绍,每一张都令我赞叹不已。听到我的赞誉,妈妈格
外兴奋,抱着我久久地亲吻。吻得热情洋溢、如饥似渴。

  我被妈妈的热情所感染,投桃报李,疯狂地吻她的樱唇、脸颊、耳垂、粉颈
……在我的狂吻之下,妈妈闭目偎依在我的怀里,浑身软绵绵的、柔若无骨,嘴
里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,如醉如痴。

  这天,我第一次悄悄隔着衣服在妈妈的身上抚摸,还搓揉了她那对硬挺的乳
房和浑圆紧实的嫩臀,一只手从小腿逐步进入短裙、摸到大腿跟。妈妈竟浑似未
觉,一点也没有反对。只是在我捏她的乳头时,表现得异常兴奋,挺胸扭腰,「
噢噢」直叫,颤抖着娇呼:「噢!……你捏得我好难受!……真是淘气包……从
小吃奶时就喜欢……玩妈妈的乳头……啊……又酥又麻……与你小时候摸的感觉
完全不同了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妈妈,这样捏你舒服吗?」
  「噢!很舒服……又很难过……说不出的滋味……你……停下来吧……再这
样下去……我……受不了啦……」

  这时,我那只游弋在妈妈大腿跟的手有一种异样的感觉:似乎从三角裤的边
缘流出来一些粘滑的液体。我真想把手指伸进三角裤中去摸摸妈妈的阴部,但是
没有胆量。

  我的手指停止了动作,但仍然在继续吻着樱唇和脸颊。妈妈就偎依在我的怀
里,闭着眼睛,渐渐地竟睡着了,嫣红的俏脸十分漂亮。

  我分析,妈妈这时完全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中,理智在她的大脑里已经没有
丝毫地盘了;而我的抚摸事实上助长了她的兴奋激情。故而,对我的侵犯,她根
本就没有丝毫的戒备。

  天色已经黑了,我拿起沙发边上的遥控器打开了厅里的灯。妈妈仍然在我的
怀里,睡得那么香甜。我悄悄掀开短裙,偷窥裙底风光。只见妈妈穿着一个小小
的、粉红色的三角裤,裤下的阴阜高高隆起,像个圆圆的小馒头,有几茎淡黄色
的阴毛逸出裤沿。三角裤的下面已经湿透了。我这时真想除下那小小的布片,以
窥庐山真面目,但是却没有胆量,只好把手掌覆在那凸起上,抚摸了一会儿。

  我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,便用手拍拍妈妈的脸颊,小声叫道:「妈妈,妈妈,
快醒醒!」

  妈妈秀目微睁,娇声问:「怎么,我睡着了吗?」
  「已经睡了一个小时了。小情人!我饿了,该去做饭了!」
  妈妈秀目一瞪,娇嗔道:「去你的!谁是你的小情人!」说着,从我怀里挣
扎下了地,便要去做饭。谁知刚站起来走了几步,只听她娇呼一声「哎呀!」一
只手隔裙摸着阴部。

  「妈妈,怎么了?」我不解地问。
  「还问我!都是你这小坏蛋!弄得人家这里湿淋淋的!」
  「妈妈,我没有把水洒到你那里呀!让我来看看!」我故装不懂地凑上前去。
  「到一边去!连这都不懂,还要作情人呢!」妈妈推开我。

  我故意问:「妈妈,告诉我嘛!我真的不知道。」
  妈妈没好气地小声说:「好吧,告诉你一点性知识:女人的性欲被激发起来
后,阴道里就会分泌出很多液体,叫做淫水或爱液。明白了吗?」
  「妈妈,分泌爱液有什么用处呀?」我故装不懂地问。

  「润滑剂呀!」妈妈不假思索地回答,忽然又觉得不该对我说这些,便道:
「哎,你一个小孩子,问这干什么!等你长大结了婚就会明白的。」我又问:「
妈妈,刚才你的性欲被激发起来了吗?」

  妈妈的粉脸一红,悠悠地说:「唉!你这个风流潇洒的美男子,哪个女人见
了你也会情迷意乱的。何况,刚才我被你抱在怀里,又是亲又是摸的,我有再大
的定力,也禁不住你的挑逗呀!你想,能不淫水汹涌吗!」

  我一下被妈妈的直言相告弄得张目结舌,原来妈妈被我迷着了!我不知说什
么好,呆呆地站在那里。

  妈妈说:「你再饿一会儿吧!我先去换衣服,再来做饭。」
  事后我有些后悔:下午在妈妈的激情达到顶峰而情迷意乱时,如果我继续努
力,试着去脱光她的衣服,大概也不会遭到她的反对的。如果那样,我就可以欣
赏她的阴部和乳房了。

  唉!可惜呀!千载难逢的机会竟被我放掉了!
  我渴望能再有这样的机会!